稻草人

反转甜心帅大叔

【宣群】火影语C 静待风起

开时期,不可重皮。开月读,不开性转,不开黑化。

国际三禁,禁黄豆,禁语音,禁图,禁表情包,禁三,禁全白,禁认亲抱团。顺便婉拒狂热恋爱脑,玻璃心。

不禁半白,不禁颜文字。

哦,对了,禁止疯狂水聊——不要求一直上皮,但日常聊天也请尽量半上皮,不要崩皮太严重或一直皮下水聊。每个认真上皮的人都是小天使。Ps:希望成员们皮下相处愉快和谐友爱皮上尽情搞事(咳

违反规则一次提醒,二次警告,三次地爆天星。

进群微审300+不过度崩皮即可,三天未交神威快递整只打包送走包您满意。


如果你还在一个花蕾的状态下枯萎,那就太可惜了。因为一朵花不绽放那就没有意义了。因为,搞不好,那是朵比大波斯菊还漂亮的花呢。


审核群门牌号:824186268

【群宣】不正经的火影语C

号外号外~老司机课堂开课啦!孩子肾虚老不好,多半是废了,来不正经的火影语C,日常搞搞事,开开车,大家一定要记住哦!

奉.行.搞.事.规.则.开.车.

开时期空皮多多,国际三禁,请勿斗图,皮下自觉带套,没有审核但请不要重度崩皮,爱TA选TA就要对TA负责哦~

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咳咳回到正题群号qq:776729103

黑化的小樱想攻略一只大蛇丸~
宇智波们想要一个酷炫狂拽吊炸天(划掉)比柱·斑吹·间更矜持的不日常嚎柱间的老祖宗~(小声:其实柱·斑吹·间也不在啦)作为高冷的宇智波要矜持!矜持!矜持!端着!端着!端着!
期待好拐的小因陀罗~(“宇智波一族饲养了那么多的猫,只要我抓住了他们祖宗是不是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过去撸猫了嘿嘿嘿”来自某匿名人士)
又期待可爱的小佐助~
鸣人啊第七班需要你(招手)别让老师被自己立的最快集齐flag打脸哟
以及希望有一个爱雏田的鼬来陪她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呐......就先到这吧,期待米娜的到来哟~Mua

【盾冬】论吃货的养成

一个甜文的承诺,时间线接队2

低头看着微微隆起的腹部,冬兵叹了口气。有一个老冰棍男友的好处就是,他会尽自己所能宠着你,特别是在竹马竹马这个超级有利的条件加成下。自从一个月前被Steve捡回家后,Bucky便过上了充实的生活,充实特指,胃。

像是要弥补过去被冰冻和杀戮充满的70年,九头蛇当然不会好心地给他什么美味的食物,通常都是一些营养剂,谁会将一个杀戮机器当人来看待呢?自从Bucky住进了Steve的家,队长甜心每天都会变着法地带不同的美食回来给Bucky,而前杀手大人显然也乐在其中,来者不拒,有时甚至会要求对方多带一些自己喜欢的食物回来,比如李子,又或者拒绝在家里看到某样东西,比如包子。一来二去,Bucky的脸变得越来越圆润,属于人类的那条干瘦的手臂也渐渐丰满,当然效果最显著的就是已经看不到哪怕半块腹肌的小肚子。对此,杀手撇了撇嘴,队长笑弯了眼,这样的Bucky抱起来手感不要太好!

想当初队长意外碰到失去意识的冬兵先生,刚将人抱起来,便心疼地发现怀里的人轻的不可思议,尽管他那条金属手臂占了不少的分量,但还是太轻了,肯定是营养不良,九头蛇那帮混蛋!从此队长暗下决心,一定要将Bucky养的白白胖胖的,绝对不能再像今天一样硌手了。现在看来,效果显著。

“我今天去了趟唐人街,带回了那边的招牌美食,Bucky,快来尝尝好不好吃?”Steve笑得阳光,打开了饭盒,露出了里面香气四溢精致鲜美的——小笼包。闻讯而来的Bucky不满地鼓了鼓嘴,跟桌上的小笼包如出一撤。没办法,自从有次Steve笑着说他有点像包子以后,他就拒绝再看到这种食物了。

“Bucky,这家包子店很红火,我排了两个小时才买到,你真的不尝尝吗?”Steve睁着无辜的眼看向Bucky,好像拒绝他的请求是多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Bucky睁大了眼睛努力瞪回去,最后还是败下阵来。拿了一个包子试探地放到嘴边咬了一口。紧接着,他的眼睛亮了起来,大口吃完了手中的包子,急忙伸向了下一个。Steve开心地笑了,“谢谢你,Bucky。”为什么谢我?Bucky嘴里塞满了包子,只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没事,就是谢谢你陪着我。”Steve眉眼弯弯。




“Tony,队长他——”“那件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所以他将自己关在了屋里,自己营造出了一种幻象,虽然我们看不到,不过对他来说一定是很幸福的事物,而且多半就是跟那个人有关。”


一个月前,美国队长终于找到了他儿时的密友,冬日战士。

一个月前,冬日战士,为救美国队长,牺牲。





@名字是一种硬伤 看我多爱你~

麋鹿的礼物

一个甜甜的即兴SD送给庄庄@名字是一种硬伤 

第三十八次把派烤糊的Sam终于炸了烤炉。

经过多年训练的好身手让他灵敏地躲过了所有企图和他负距离接触的碎片,并有余力站在一堆残骸中叹气。愁眉苦脸地看着有如台风过境的厨房,Sam的大脑高速转动,推算着自己在Dean回来前将一切恢复原样的可能性。可惜的是,经过推算,成功的几率为——

“Sam!!!”怒气冲冲的Dean摔下了手中的药品,一把抓住了Sam的领子,“你说自己今天不舒服不能工作需要休息一天就是为了炸、厨、房?!!”

“Dean,我可以解释······”Sam心虚地挠了挠头,“我不是故意的,只、只是想给你个惊喜······”

“惊喜?惊吓倒是满满的!”Dean凶神恶煞地拎着Sam摔倒了沙发上,然后跨坐在他的身上开始——到处摸。把处于懵逼状态的弟弟摸了个遍后,恶狠狠地看着他,“说,伤到哪了?”

“没有·····我躲得快。”Sam扯了扯Dean的衣袖,“我发誓不会有下次了,真的。”

“你还想有下次?给我滚出去!限你二十分钟之内把晚饭买回来不然就别回来了!”

一阵鸡飞狗跳过后,Sam狼狈地跑了出去。

关门声响起,把自己狠狠地摔在沙发里,Dean捂住了脸。他的时间不多了。

时针指向了九,一年前的这个时候Sam被人从背后贯穿了心脏,Dean与恶魔做了交易救回了他,代价是只剩下一年的生命。这一年里Dean凭借出色的演技成功瞒过了Sam,还有最后三个小时,他的弟弟永远不会知道这个残忍的真相。

走在街上,目光扫过一个个招牌,Sam在一家甜品店前停住了脚步。推开门,一个黑发的美女迎了上来,“帅哥想买点什么?”“你们这里最好吃的派是哪一款?”“请跟我来。”金黄色的派映入眼帘,色泽诱人,散发着浓浓的香味,看起来非常美味。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开口,“可以,教我怎么做这个吗?”

Sam急匆匆地走着,手里捧着自己亲手做的派,没想到那个黑发美女就是一个做派的高手,而且听说自己想亲手做给Dean(虽然不管自己怎么解释她都认为Dean是自己的男朋友)还十分善解人意地将秘诀传授给了自己,让自己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做出了合格的派。Sam没看到的是,在他向女人告别,转身的一瞬间,微笑挥手的女人眼睛变成了黑色。

快点,再快点。Sam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急切,好像在害怕来不及似的。可能是迫切地想让Dean看见自己给他准备的礼物吧,Sam这样安慰着自己,并再次加快了脚步。在路过一个钟表店后,店里所有的表面都变成了血红色,时间显示为——23:50

手机铃响,“Sam,希望你和你的男朋友能有个愉快的夜晚哟,你是我教过的孩子中出师最快的一个呢。”“非常感谢你的帮助。”“不用客气,祝你们幸、福、哟。”挂掉电话,Sam皱了皱眉,刚刚的话让他感到很不舒服,具体的说不出来,但是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他继续往回赶。此时距离午夜十二点,还有五分钟。

终于来到了自己和Dean暂时居住的公寓楼下,Sam大步走了进去,年久失修的电梯已经停止了工作,他开始爬楼梯。Dean,等我。

与此同时,在一片黑暗中静坐的Dean突然站起,戒备地看向了门口的方向,一阵风吹来,门,缓缓地开了。

距离午夜十二点,还有三分钟。

Sam两步并作一步地往上赶,幻想着Dean看见自己亲手做的派时惊喜的眼神,或许还有一个爱的kiss?他一定会把派塞满嘴巴,鼓起来像个可爱的松鼠,真想快点看到呢。Sam开心地想着。

还有两分钟。

终于到了,话说自己当初为什么要选这么高的地方,有什么东西来袭的话都没法跳窗逃走······等等,门居然开着?为什么不开灯?Dean在搞什么·····想吓我也不要用这么低级的方法吧。

还有一分钟。

无奈地走到门口,腾出一只手带上了门,并把灯打开。“Dean?我回来了······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哦,猜猜看是什么?”

30秒。

里屋,Dean在与一只看不见的怪物搏斗。是地狱犬。

20秒。

“Dean?”跑到哪里去了,里屋吗?

10秒。

地狱犬的牙齿刺穿了Dean的喉管。

5秒。

Dean睁大了双眼,无声地呐喊。

4秒。

Dean的身上凭空出现数道深可见骨的爪痕。

3秒。

门外传来脚步声。

2秒。

地狱犬消失。

1秒。

“Dean,我回来了······Dean!”

快步跑过去,跪在Dean的身旁,手里还捧着那份亲手给挚爱做的派。“这是怎么回事······”金黄色的派倒映在Dean无神的双眼中。

“当——”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了。

大胸甜心寻妻记(四)

竖日。

“Bucky醒醒·······Bucky?”被惊醒的杀手一把掐住脖子,Steve无奈叹气,“早餐好了,一起吃吧?”

Bucky盯着Steve看了半晌,放下手起身离开,把对方落在身后。

被无视的Steve:“······”

坐在床上的Steve回想着昨天Tony给的文件,红骷髅需要一具健康强壮的新身体来支持他重新执行洞察计划,而昔日的死对头美国队长正是一个相当完美的人选。所以,为了抓捕美国队长,与他关系不浅的冬日战士就成了执行这个计划的关键人物,被派来接近他。而对此Steve给出的应对计划则是——将计就计。

收回思绪,Steve挂起熟悉的笑容,走出了房间。杀手正坐在餐桌旁看着他,窗外的阳光洒进来,淋在杀手半长的头发上,因为许久未打理而微微打着卷,再想想70年前总将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布鲁克林一枝花,总是毫不留情地痛扁所有弄乱他发型的人,确从来没有怪过自己这个引来那些暴躁的家伙的源头。不由噗地笑出了声,引来杀手警惕又疑惑的目光,还带着一丝茫然,Steve又裂开一个微笑,这样的生活,还不错。

“Bucky,你有没有觉得,” 与阔别多年的老友共同享受了一顿久违的温馨的早餐,心情大好的Steve看向他友人的头发,“这种长度的头发·······会不会影响视线?要不要我帮你剪短点吗?”“······”被瞪了一眼的Steve不仅没有失落,反而笑得更开心了,这是默许的意思吧?就算分别数十年,Steve和Bucky还是最默契的一对,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要什么,虽然杀手先生还没有意识到,但是他的潜意识却相信Steve能够理解他的意思。

窗外天色正好,屋里两人一坐一站,气氛格外和谐,金发的男人微笑着不时说些什么,黑发的男人虽然表情冷淡,却还是偶尔回应着,然后金发的男人就会笑的更加灿烂,阳光也变得暗淡了,仿佛此刻,便是永恒。这唯美的一幕落入了窗外路过之人的眼中,并被清晰地印刻在记忆胶卷上,使人不自觉停下了脚步。半晌,回过神来,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队长啊,我辛辛苦苦帮你跑腿难道就是为了吃你俩的狗粮?血槽要空了好吗······” 将一份卷着的报纸塞入门口的信箱,再看看屋里闪瞎眼的两人,又重重叹了口气,转身离去了。“我还是回去看我的杂货铺吧······”嗯,今天的Vicky也干劲满满呢。

屋里,随着Vicky的离去,两人先后向窗外的人看去。似是看出了Bucky的疑惑,Steve笑了笑,“她是隔壁杂货铺的老板娘,一个热心的小姑娘,我拜托她帮我带份报纸。”黑发的杀手没有说话,收回了目光。放下手中的工具,Steve开始欣赏自己的杰作,手感极好的短发,因为没有用发胶固定的原因有着一丝蓬松,让杀手先生看起来有一点······萌?记得Natasha是这么说的。

“我的手艺不错吧?”满意地点点头,“今天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或者想做的事吗?”看到对方陷入思考,连忙说:“不用着急,慢慢想,我出去拿个报纸,一会回来再说吧。”快步走到门外,打开信箱取出报纸,用身体挡住屋里人的视线,从报纸中快速抽出一个物体收起来,然后转身若无其事地拿着报纸回到了屋中。

“想到了吗?还没有的话先去给你买几身衣服怎么样?”Bucky顿了一下,点点头。

顺手将报纸放在桌上,“那你稍等,我回屋换身衣服。”

门关上,Bucky迅速拿起了Steve刚取回的报纸,粗略检查了一番,发现没有异常,正准备细看的时候听到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立刻将报纸放回原位。抬头一看,Steve换了一身日常的便服,材质不够结实,无法藏匿武器,真是太大意了,Bucky内心不屑,这么放心自己不会趁机杀死他?Steve走近,“走吧,Bucky,你还没好好逛逛现在的布鲁克林吧?有不少新变化哦。”他刚才不仅仅换了衣服,在准备将计就计找出九头蛇的老巢后,Tony让Vicky带给自己一个微型通讯器,带有探测和定位功能,只有半个指甲盖大小,外表和手感都像是一小块真正的皮肤,刚刚被自己贴到了耳后,被头发挡住。

走在偏僻的街道上,看着身前的人,Steve不由地想,如果Bucky是真心想要接近他而不是为了九头蛇的任务该有多好,不过快了,等彻底消灭九头蛇,就可以让Bucky脱离他们的控制。在此之前,Steve抬起头——走在前面的Bucky已经转过身来——看着指向自己的枪口,缓缓举起了双手——自己还需要演一场戏。

大胸甜心寻妻记(三)

“我回来了!”

Bucky恍若未闻地看着电视,却在Steve经过身后的时候忍不住绷紧了身体,拳头攥紧又松开,深呼吸强迫自己放松。

看来Bucky对自己的戒备很深啊,Steve在心里叹了口气。总有一天,他想,总有一天他和Bucky能像当初那样,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耐心,而他恰巧有很多。

心里想着事情,手上却一点不慢,Steve低头摆盘的时候不出意地料地听到了椅子被拉开的声音,抬头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微笑,“Bucky来尝尝这些菜怎么样,今天有些晚了只能从外面买,明天我给你做你爱吃的,好吗?”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空旷无人的街道上响起了高跟鞋与地面接触发出的嗒嗒声,鞋的主人身着黑色紧身衣,脸在忽明忽暗的路灯下看不真切,不过依稀可辨认出完美的轮廓,突然声音停止了,女人安静地站在街道中央,前方的路没有一丝光亮,黑暗中仿佛藏着一只野兽,择人欲噬……不,不是野兽,不过一群小猫而已。女人突然微笑起来,“暗处的朋友,可是在等着人家?今晚夜色撩人,不妨来一场浪漫的约会,如何?”月光照在她的脸上,女人的姣好的容貌终于全部展现,正是本该停业休息的杂货铺老板娘。

面前的黑暗突然开始躁动起来,一条条黑色的身影缓缓地向女人包抄过来,而女人对此毫不在意,仿佛围住自己的不是手持凶器的敌人而是一群无害的猫咪,她甚至还对其中一个严肃的娃娃脸勾起了一个撩人的微笑。

这时女人后面的人扬起了手中的匕首,向她的后脑扎来,女人笑容不变,左脚向前一步顺势转身,右手握住对方持匕手腕后扯,另一条腿屈膝提起顶击对方腹部,而后弯曲左臂瞄准对方背心将其砸倒在地;紧接着将重心移至右腿,同时左脚向前弹踢,命中靠近之人的裆部,左脚顺势向下落地,重心前移,在对方因疼痛弓身的瞬间双手向前,抓住对方的两肩向下按,同时右膝提起向上直捣对方心口要害;这时对方两人同时上前,将手中昏死过去的人摔向其中一人暂时挡住其视线,抬起右手格挡住另一人挥来的拳头,手臂顺势卸力缠绕而上锁住对方肘关节,左腿弹起猛击对方下颚,在对方倒下瞬间夺过其手中军刺向后掷出,没入最后一人的眉心。

起身,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女人笑的温柔:“晚安,各位......好梦哟~”随即踏过挡在前面的一具具尸体,径直没入黑暗。

大胸甜心寻妻记(二)

想归想,晚饭还是要吃的,看来得去趟隔壁杂货铺了,但愿还没有关门。Steve离开了厨房,在经过客厅的时候看见Bucky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冲电视晃来晃去。默默走过去,拿起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帮他打开了电视,塞到了Bucky的手里并抽走了他手中的空调遥控器。“Bucky,厨房里,呃,出了点问题,我出去一趟,买点吃的回来。”黑发的杀手抬头看了他一眼,接着把全部精力都投给了电视屏幕,Steve自动理解为他默认了,从门口的柜子抽屉里取了一些零钱便出了门。

低头默数二十四步,右转抬头,“庄记杂货”四个字映入眼帘,这也是自己“醒来”后学会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中国汉字了,这家店的主人名叫Vicky,是个文静体贴的女孩子。

推开门,对自柜台后抬起头的女子无奈地笑了笑,“Vicky,我来买点食材。”

“Steve?这么晚过来买菜,等做完要好久了吧?”女子善解人意地笑笑,“我这边正好有一些帮人订完剩下的外卖,差不多两人份,你直接拿走吧。”

“那就多谢了,”Steve把钱交给了Vicky,“已经很晚了,你一个人要小心。”

“好的,多谢关心,”Vicky接过钱直接收进了腰包,冲他眨了眨眼,“我正准备关门呢。那么,晚安,Steve。”

“晚安。”

在Steve出了杂货店不久,店中的灯光便全部熄灭了。四周陷入一片寂静,附近的路灯在闪了几下后彻底罢工,黑暗降临。








另一边,Steve家里。

关门声响起,Bucky没有回头看,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在心里默数。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门外极轻的脚步声渐渐远去。Bucky突然从沙发上弹起来,安静且迅速地在屋子里各个角落检查着,很快在摸到沙发底座时停了下来,一枚小型圆片贴在那里,正是神盾局特有的监听器。取出一枚相同大小并且更薄的圆片,完全覆盖在原来的那个上面,接着如法炮制地在屋中其它监听器上都装上了另一个监听器,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又回到电视前坐好。

而在他刚坐下不久,咔嚓一声,门开了。

大胸甜心寻妻记(一)

To庄庄——甜甜的~盾冬~哟~


Well, Bucky has got to be the only reason that he would go AWOL and risk…


美国队长坐在酒吧里。
美国队长坐在GAY吧里。
美国队长坐在布鲁克林的GAY吧里。

“Jarvis拜访了美国所有地区的监控,在2分钟以前发现冬日战士出现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一条街道旁的酒吧里,我把坐标发给你,别太感谢我。”Tony给休假住回自己原来房子的Steve打了个电话,说是打电话也不太对,7.5秒以后电话就被挂断了,而Steve刚刚张开嘴准备打个招呼。紧接着手机又亮了起来,屏幕上显示有一条待查看信息,包含了一个酒吧地址和一份资料。再然后,Steve就出现在了这里,整个布鲁克林最大的酒吧,也是唯一一家专门为GAY们服务的酒吧。

“Hey~帅哥,想喝点什么?我请你~”调酒师的眼神一亮,热情地开口,眼神放肆地在Steve的胸前舔过,缓缓下移。

“呃,随便什么,来杯酒就好。”Steve不自在地扯扯嘴角,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Dry Martini怎么样?Gin和Vermouth的结合,就像帅哥你一样火辣哟~”调酒师挑了挑眉,倾身拉近了与Steve的距离,话中充满着挑逗。“OK,就那个,麻烦了。”不自在地转过头,Steve已经在想Tony耍他的可能性以及是否要立刻起身走人了。“As your wish,hot sweety~”对方没有得寸进尺,灵活的手指如穿花蝴蝶般起舞,很快就调出了一杯颜色深邃醉人的佳酿,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在这里你会找到适合你的另一半的,不要大意地上吧virgin~祝你们有一个难忘的夜晚~一定要玩得尽兴哟~千万别给自己留下遗憾呐~”他满含深意地说道。

尴尬地冲调酒师笑了笑,掩饰性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随即四处打量起来。街角的监控拍摄到Bucky进入了这个酒吧,算上自己赶来的时间,没有超过10分钟,他应该还没走,如果他真的来过这里的话。目光扫过炫目的舞台,疯狂扭动自己身体的人群,穿插其中的侍者,并没有看见任何与Bucky身型相符的人。大概是搞错了吧,Steve叹了口气,正准备收回目光离开这里,眼角却捕捉到了一抹金属的独特反光,顺势看去,一片衣角消失在了后门通道的拐角。

是Bucky!Steve放下酒杯起身朝那个方向追去。在他身后,调酒师勾起了嘴角。“Boss,美国队长竟突然出现在了咱们的地盘,用不用属下去查?”一个经理模样的人出现在她身后,躬身说道。“呐呐,你说他们俩,谁在下面呢?大胸甜心,还是冷气小哥 ?真是令人期待呐~”“Boss...”“叫我Wine,还有,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让弟兄们也都别插手,咱们只需要看戏就好~呵呵~”“是,Wine。”

却说Steve一路追踪着那人,见其进了一间房子,甚是眼熟。抬头一看,这门牌号跟自己家的一样,不对,Bucky进了自己家?皱起眉,看着被关上的门,果断绕到了房子后面,撬开卧室窗户翻进了屋里。柔软的地毯吸走了落地时发出的微响,Steve开始感谢隔壁杂货店热心的老板娘了。来到门口,缓缓压下把手,将门打开了一条小缝,借月光看见了厨房半掩着的门,一个人在里面低喃着什么,还发出了一些······呃,奇怪的金属摩擦声?来不及细想,厨房里的动静便消失了,屋内陷入一片寂静。Steve将门轻轻关上,看了眼墙边的盾牌,最后决定只是站在门后,屏息凝神,静静等待。

木质门板被穿透的声音响起,一只银色的手臂从中探出,对此早有预料侧身闪开的Steve看着擦过自己胸口的手臂,脑中却突然闪过了一系列念头,如果被击中会不会再次回到神盾医务室,Coulson会不会又碎碎念让自己注意安全,弗瑞大概不会因为自己受伤而停止下达任务,诶神盾好像已经没了我为什么要想这些,等等现在分心的话就真的要被Bucky打进医院了!!!被随后飞来的整块门板砸中的Steve后知后觉地发现因为再次见到Bucky的激动,自己的心理活动变得格外丰富以至于战斗水准直线下降,急忙按下了诸多念头认真对待起了这次“战斗”。然而我们都知道Steve不会真和Bucky打的,永远······或许。

Steve将门板拨到一边,眼前迎来了一只放大的属于人类的拳头,偏头错步闪过后右手握住了这只手的手腕,另一只手按上对方右肩将他的手臂别向身后,对方顺势转身卸力冲着自己太阳穴挥出了左拳,无奈只能放手后退,因为顾及着不想伤到对方而放弃了进攻转而抬起双臂格挡,寻找着可以将其制服却不弄伤的机会,却被接下来的一连串攻击逼得节节后退,狭小的卧室里响起徒手搏斗的撞击声,两人都屏住呼吸且不说一个字,只有拳脚相撞发出的沉闷声响。在退到床边的时候Steve终于抓住对方左臂后撤蓄力来不及回防的一丝空隙,右手攻向他的胸口,本想趁着对方以右手挡住自己时用另一只手劈昏他,却不料他根本没有变招防御,竟是打算继续自己的攻击以伤换伤,情急之下收回了攻向他胸口的手转而防御却因重心不稳向后倒去。

虽然Steve对Bucky处处留手,可冬日战士却不会对自己的任务手下留情,在Steve失去平衡的瞬间,左脚勾上Steve的脚踝将他绊倒压制在身后的床上,右腿屈膝顶住他的腹部,在对方仓促挥拳过来的时候左手握住他的手腕,右手按住他的小臂向下一压卸掉了他的右腕,Steve在吃痛分心的霎那之后便被金属手臂牢牢箍住了脖颈,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发觉对方并没有太强的杀意后索性放弃抵抗,放松了身体躺在床上慢慢调整呼吸。

“Rogers?”黑暗中传来了Bucky的声音,带着一丝犹豫和不确定。

“是Steve,Bucky,”Steve笑了笑,“还记得吗?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和拍档。”还有恋人,他在心里补充。

“……Steve,”身上的人顿了顿,“我都不记得了,博物馆的那些……”

“没关系的,我在这儿,Bucky,相信我,我会帮你想起来的。”也会重新让你爱上我。

室内又恢复了安静,Bucky偏头看着身下的人,似乎在衡量对方话里的真实性。几分钟后,他松开了对Steve的压制,握住对方的右臂替他接上了手腕。 在他直起身时,还听见Steve开心地说了声谢谢。对一个折断自己腕骨再替他接上的敌人说谢谢?Bucky讥讽地心想,看来猎物的脑子不太好使。不过,介于之前在航母上他宁愿扔掉那面该死的盾牌让自己揍他漂亮的脸蛋,现在的行为也可以理解。哼,无聊的同情心,注定了只能做猎物。

Bucky,不管此刻的你是为了什么接近我,既然你主动出现,就别再离开了。想起Tony发来的资料上的内容,Steve脸上笑得灿烂,同时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不管怎样,绝不能再让九头蛇伤害Bucky,虽然神盾局的毁灭同时葬送了大部分九头蛇的爪牙,但剩下的那些才是最棘手的,这次一点要彻底铲除他们!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

“Bucky,饿了吧,想吃点什么?”从床上坐起,耳边传来一声抗议的低吼,来自面无表情的杀手——的肚子。“玉米浓汤和意面怎么样?正好冰箱里还有点玉米和面条。”忍住,Steve,千万不要笑出来,这样会惹Bucky生气…只是饿肚子而已,没什么好笑的,绝对不是因为觉得这样的Bucky很可爱,绝对不是。然而忍不住开始抽搐的脸皮使他快速低下头绕过对面的人往外冲去,“我去做饭客厅有电视隔壁是训练室你随意就好…”然后厨房的惨状让他彻底笑不出来了:冰箱门把手上的手印,变成月球表面的菜板,与灶台连在一起的锅,无一不显示着冬日战士强大的战斗力······嗯,厨房里的。

看来要养一个冬日战士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Steve苦中作乐地想,以后的日子大概不会无聊了。